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20)【作者:nana12345(圣水娜娜)】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20)【作者:nana12345(圣水娜娜)】
字数:12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0)尿桶拌饭诵淫辞,扮成孙女老头嫖

  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都端着自己的尿桶排好队跟着茹凤阿姨往巷子里面走着,客人还没有来,已经洗漱过吃过饭的女人们倚在自己的门口等着客人,每个人的眼神都是那么的空洞,有几个人相互小声聊着天说着话,露露慢慢的靠过来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想说什么,我问她:「你眼睛怎么了?」

  「我被打了,昨夜的客人打了我。」

  露露略带哭腔小声告诉我。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愣了一下,低头说了一句,「我也是,没事的。」

  又叹了一口气。露露好像已经明白了,用委屈的声音同情的嗯了一声。
  拐了几个弯,到了这里的洗漱间门口,两个看守歪歪斜斜的靠着墙站在那里抽烟,看见我们到了,扭着嘴冷冷的说了句:「进去吧,快着点,别耽误了上工的时间。妈的,一群臭婊子。」

  说话的时候手里夹着烟,连正眼都没看我们。

  我们跟着茹凤阿姨进了洗漱间,天啊,满地的尿液,这个洗漱间比厕奴圈的洗漱间大,但是最里面没有厕所,茹凤阿姨对我们说:「大家都进来吧,新来的淑娟和露露,按这里的规定,大家都先都蹲下尿尿,然后再洗漱。」

  每个女人都光着脚走进了洗漱间,踩着正常起床的女人们的尿液,尿液足有半厘米深,水汪汪的,想绕开都绕不开,捡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我也踩着尿走了进去,大家各自找了块地方拥挤着都褪下内裤蹲在地上,然后低着头把起床的第一泡尿尿到地上,偶尔还听到几个女人边尿尿,边放了几个响屁,但是大家在这种环境下也是没有办法,也顾不得害羞了。

  尿完了,起来,就一起洗漱了,洗漱完,大家就去门外拿起各自的尿桶,尿桶上都有各自的名字,就怕我们拿错了,但是即使就是拿错了,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大家端着自己的尿桶排队跟着茹凤阿姨去领饭。

  女孩子们沾满尿的湿湿的脚丫踩在水泥地上,印出一个一个湿湿的脚印,每个人的脚底都灰灰的,沾上了水泥地上的灰尘。

  我正端着尿桶刚要走,一个看守说:「哎,等会,那个淑娟还有那个露露把你们那个骚饭盆子拿过来!」

  我们两个端着尿桶默默地走过去,周围的女孩子都低着头不敢大出一口气,两个看守把自己的裤子拉炼解开,掏出自己骚气熏天的鸡巴,往我和露露的尿桶里个撒了一泡尿,我们两个的尿桶都快满了,看守抖了抖鸡巴说:「这是赏你们两个的,提醒一下你们俩新来这里的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在这里好好给爷爷们赚钱,别拿自己当人,滚吧。」

  我和露露嗯了一声,说了句谢谢主人,我们这群女人继续跟着茹凤阿姨去领吃的。

  旁边的女人都静静的低着头,沉默中好像对我们有一份同情和自怜。

  大家走到一个空地,茹凤阿姨叫大家都跪在地上等着,然后队伍里出来一个女孩子跟着茹凤阿姨去领饭,这个女孩子留着中长披肩发,穿着黄色的蕾丝胸罩和内裤,腿上套着高筒丝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神表情动作看着不是太叫人舒服,透着一股风尘相,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东西。

  过了一会,这个女孩子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包什么东西,茹凤阿姨在后面拉着一个小车,几个看守在后面跟着。

  女孩子来到我们面前,把手里小包里的东西发给我们,是一个白药片。
  这个女孩子发完,就站在大家面前说:「大家背喝药诗,把手里的避孕药吃下去吧。」

  原来是避孕药,我听见女孩子们在背:「一会千万人干我,子宫精液满处跑,服下一片避孕药,园子总是为我好。」

  背完了,大家就端起手里的尿桶,用尿把药喝下去,看到这半桶尿,我就想起昨夜的那个客人,突然一阵恶心,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忍着恶心,一口气也把药服下。

  心里突然掠过一丝说不清的伤楚。

  这时看守背着手说:「臭婊子们,这是你们的饲料,好好吃,吃饱了就去做母猪应该做的事。开始盛饭吧。」

  茹凤阿姨拿着大饭勺,给我们每个人的尿桶里都盛了两大勺米饭清煮白菜叶,我看见白菜叶在黄黄的尿液上漂着,突然觉得好恶心,然后发给我每个人一把脏脏的没有刷干净的勺子。

  这时,刚才那个女孩子和我们跪在一起说:「现在我们每人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乳头,一只手揉着阴部,一起背诵臭逼歌,然后吃饭。」

  我不知道什么是臭逼歌,就学着别人的动作捏好自己的左乳头,右手捂在自己的阴部揉着,然后听着她们背诵这首题目那么变态的歌。

  然后我就听见大家一起在背:「我们这些臭逼,出生贫贱,家无所养,被卖至此,园子收我,感激不尽,园子叫我,卖逼花街,这是恩待,心怀万谢,被干挨打,吃屎喝尿,各种服务,都要做好,伺候客人,面带微笑,做好婊子,时刻记牢,我是傻逼,我是骚逼,我是马桶,我是玩具,天天被玩,又有吃喝,这种待遇,必要珍惜,此时此刻,吃此尿饭,提醒自己,是个贱货,不但非人,还不如猪,吃完喝完,就去接客,喝精饮尿,享受凌虐,回报园子,不知廉耻。」
  天啊,好变态,突然一个念头在我的脑中闪过,这是洗脑吗?太变态了,我感觉这个地方比厕奴圈还变态啊。

  我端着这个尿桶,看着里面被尿泡着的饭,我真的是咽不下去,身边已经有女人开始吃了,都皱着眉头在吃,偶尔听到有人吃几口发出一个干呕声。

  看守还在那里说:「那么好吃,都吧嗒吧嗒着嘴吃,像个母猪一样……!」
  这是放了一夜的恶心的客人的尿和着自己的尿的饭还有刚才恶心的看守的尿,好骚啊,但我不敢不吃,也慢慢的拿着勺子往嘴里塞着和着尿液的饭和白菜叶,好多啊,咸咸的,苦苦的,涩涩的,好难下咽,我吃了几口也捂着胸口呕了一声,就这么我强忍着反胃一口一口吃着,应该不能叫吃,应该叫往喉咙里硬塞。
  等吃完了,我发现自己的耳后根都出汗了,头发潮潮湿湿的,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无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大家都吃完了,突然刚才那个领大家背诗的女孩子跪在地上,非常表现的嗲嗲的说:「哇!好好吃啊,真的是太好吃了!姐妹们,看园子对咱们多好啊,每次背诗,每次吃饭,我都感动得不能自己了。

  主人,每次我都觉得吃不够,主人,往我的尿桶桶里再尿一泡尿吧,叫贱货刷刷碗。」

  这个女孩子说着,就冲着看守举着自己的尿桶。

  看守笑眯眯的说:「你们这群母猪看看看看,还是晓雪最乖最贱了,来,主人一定满足你。」

  看守往晓雪的尿桶里撒了一泡尿,晓雪晃了晃自己的尿桶,然后端起来大口大口喝了,喝完了之后,还吸吮了一下自己沾了尿的手指头,陶醉的说了句:「真好喝!」我注意到旁边有些女人用鄙视的眼神偷着瞥了她一眼。

  「来来来,姐妹们都站起来吧,咱们既然都吃饱了,就快去接客回报园子吧……主人,骚货都等不及了。」

  晓雪站起来和我们说完,撒娇似的和看守说了一句,看守们哈哈大笑,往下扽了一下她的内裤,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我心里说了句:「真是够臭不要脸的。」
  然后,我们就排着队跟着茹凤阿姨往回走,那个叫晓雪的临出发时故意挤到茹凤阿姨前面,向大家招手说:「姐妹们排好队啊,排好队……」

  剩下的每个女人都沉默着一句话没有说,每个人的表情好像都在偷偷骂她的感觉,她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这么不要脸。

  我们回到了自己屋子门前,我进屋套上肉色的高筒丝袜,踩上银色的高跟鞋,带上大红的耳坠,用抽屉里的镜子照了一下,好美啊,对着镜子自己笑了一下,但又看着自己叹了一口气,然后起身慢慢走到门前,靠在自己的门前等着客人。
  我叹了一口气,自己可怜自己变成了一个性奴,变成了一个妓女,我的阴部好像也许很想陶醉这种生活,但我的大脑却在伤心自己的境遇,一个纯朴天真又如花似玉的少女,现在在这里竟被一个个陌生的男人糟蹋着,打骂着,侮辱着,我招谁惹谁了,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时街上已经有一些客人在逛了,周围两边的女孩子看见我,默默的对我招了招手打了个招呼,我也向她们招了招手。昏黄的巷顶灯光称着大红灯笼的光照在巷子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自己以为是早上,但觉得这其实是夜晚的开始。
  一个老头走到我面前,色迷迷的看着我,然后对着我左瞧瞧右瞅瞅,好像在挑一件东西,然后在我的胸上捏了捏,又把臭手伸到我的裤裆揉了揉,笑眯眯的对着我的眼睛说了句:「骚逼。」

  然后回头色迷迷的看着我悠闲的慢慢走开,又走到隔壁的女孩子那里,继续刚才对我的那个过程。

  我轻靠着房门,自己假装出微笑,面对着恶心的这个老头,心里觉得自己好可怜,好无奈。

  我往左右看了看,恶心的客人们都在对女孩子们动手动脚着,样子表情好恶心,每个女孩子都尽量强装着含着微笑,呆呆的倚在门口,叫客人随意地摸,下流的点评。

  有的客人色迷迷下流的摸了半天女孩子就悠闲的走开了,去猥亵下一个女孩,有的客人摸完了,点评完了,就把女孩子推进了屋里,然后那个房间就把门关上了,门上遮着厚厚的大红色的丝质窗帘。

  我看到这一幕幕的场面,心里在想今天一定会被恶心的男人干了,一定会无奈的继续喝恶心的精液了,甚至喝尿,挨骂,挨打,可能还有更变态的其他的,想到这里心里抹过一阵哀怨,心里叹着一口口气,但是阴部却悄悄的流出了一丝粘液,变湿了。我恨自己的阴部是那么的不争气,但是我自以为清醒的大脑又能好到哪去呢?不还是无奈的对着这些经过我面前的超恶心的客人们强装着微笑吗?
  这时又有两个老头一起走过来,色迷迷的一起看着我,我被他们这么色迷迷的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我不能把自己躲起来,只能静若木鸡似的强含着笑在他们面前站着,只穿着内裤,胸罩,高筒丝袜和高跟鞋。

  这两个老头色迷迷的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看了半天我,看得我好害羞,浑身发麻,一个老头对另一个老头说:「看了吗?这个十八岁的跟刚才那个二十几岁的就是不一样,多嫩。」

  说着把手从胸罩下面的松紧带伸进去,捏了捏我的胸,「和我孙女一样大,有时我孙女在家洗完澡穿个睡裙晃来晃去,晃得我直痒痒……总想着裙子后面是什么样子的……」

  「是啊,我孙女也是,我有时都快忍不住了……看看,十八岁的逼多嫩,是跟二十多岁的不一样……」

  另一个老头边说着,边拽开我内裤的松紧带,两个人往内裤里面瞅着,「咱们俩转了一多圈了,要不就来这个吧,长得也像我孙女。」

  「好好好,我也这么觉着,我也这么觉着。」

  两个老头色迷迷的笑着说。

  我听到他们这么说,脸上笑着心里叹了一口气,哎,今天的一切终于正式开始了。两个老头色迷迷的推着我进了屋子,关上房门,把房门锁上。我按照这里的规矩,把手放在左腰处,半蹲一下作了一个揖,说了句:「两位大爷好,淑娟伺候两位大爷,请问需要贱货怎样配合大爷们开心?」

  「别叫大爷,叫爷爷,叫爷爷,嘿嘿嘿嘿……」

  「对对对,叫爷爷,叫爷爷,嘿嘿嘿……你现在就是我们的孙女,是我们的孙女,嘿嘿嘿……」

  他们坐在我的床上,我站在他们跟前,出于女孩子的本能含羞的低着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虽然我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被调教了那么久,但其实我还是那个爱害羞的农村女孩子,虽然有时性欲在本能的驱使下会稍微挣脱女孩子那份矜持的缰绳,但是我忘记不了我是被欺负着的。

  「我孙女也有一身这种红内衣,看着就诱人……」

  「我孙女也是,就喜欢这种大红色的,跟新娘子似的……」

  两个老头在评论着我的内衣。「来,把胸罩撩起来,把内裤褪下去一点,叫爷爷看看,嘿嘿嘿嘿……」

  一个老头说着就伸出手把我的胸罩撩上去,露出少女嫩嫩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又把我的内裤褪到大腿中间的地方,我的私处被一擢阴毛覆盖着暴露在两个色迷迷的老头眼前。

  「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啊,真好,钱花的真值……嘿嘿嘿嘿……」

  一个老头用手轻轻一下一下的捋着我两腿之间露出的阴毛,一边说着,另一个老头轻轻揉捏着我的乳头,抚摸着我的屁股和身子,两个人一会又交换过来,另一个老头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捋着我的阴毛,一个老头轻轻摸着我的胸,屁股和身子。

  「好香啊,又有一点骚味,嘿嘿嘿……」

  两个老头把鼻子轻轻靠近我的身子轻轻闻者。「哇,真的好香好骚,我的小甜甜,爷爷想今天想了好久了,你知道吗?嘿嘿嘿嘿……」

  另一个老头一边闻着我的身子一边不怀好意的说着。

  「来,孩子,趴床上,叫爷爷仔细看看,看看,嘿嘿嘿嘿……」

  一个老头说着,都站起来,把我轻轻的拉到床跟前,扶着我的上身,叫我撅着屁股趴在床上。

  一个老头跪在我屁股左面,一个老头跪在我屁股右边,「看这屁股,多大,真不错,逼毛正好,逼也够嫩。」

  一个老头点评着。「咱们一块闻闻。」

  「好好好,嘿嘿嘿嘿……」

  然后他们把皱纹的老脸轻轻的贴着我的屁股,轻轻的闻者,一边闻一边还恶心的说着:「哇……好香啊……我的小美美,爷爷心里一直藏着个事,爷爷好喜欢你,哇……好香啊……」

  两个老头一边说着一边一起扒开我的屁股沟,把脸埋在我的屁股沟里使劲的闻者,吸着里面的味道,「哇……好骚啊……好骚……哇……好香」

  「看看咱们孙女尿尿的地方,咱们孙女拉屎的地方,多嫩啊,好香啊……」
  老头一边恶心的闻着我的屁股沟,一边还用手拨弄着我的阴唇,叫我浑身感觉酥酥痒痒的,好难受。

  我听见一阵解皮带声,不过趴着的我不想扭头看一眼,我知道他们在脱裤子,我的身子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被他们随意的侵犯下流的评论着,我好想哭,感觉鼻子酸酸的,但是却没有眼泪。

  「来,乖孙女,摸摸爷爷的鸡巴,看爷爷的鸡巴都湿了。」

  老头先后把我趴在床上的手拽过去,我背着手,手被他们拽着,一下子手碰到他们的龟头,我下意识的稍微躲了一下,不过被他们的手强拽着,他们把手握着我的手,按着我的手握住他们湿湿的龟头,然后继续按着我的手,让我的手一下一下慢慢撸着他们半软半硬的阴茎。他们的脸继续在我的屁股上轻轻蹭着,扒着我的屁股沟里使劲的闻者。我的手心整个都沾满了他们龟头上的粘液。

  「爷爷跪的累了,得起来了,咱们叫咱们孙女也看看爷爷们的阴部,嘿嘿嘿……看看爷爷阴部和你有什么不一样,嘿嘿嘿嘿……」

  「嘿嘿嘿,对对对,看看爷爷的鸡巴长得什么样,嘿嘿嘿……」

  两个老头说着慢慢站了起来,扶起趴着的我,然后把裤子都整个脱掉,腿劈着,坐到床上,他们都手握着不软不硬的鸡巴,在我的眼前慢慢甩着。我站在他们跟前,有点不知所措。我不知道为什么,无意识的把手捂在脸上。

  「看给咱们孙女羞的,来,爬过来进点瞅瞅。」

  一个老头往床里面坐了坐,倚在床里面的墙上,两条腿搭在床上面,一只手继续捂着自己半硬半软的鸡巴慢慢甩着。另一个老头拽过我的胳膊,一下子就把我拽过去,我没有办法,跪上床,跪在半躺在床上的老头的身边,右手习惯的把本来梳着马尾辫的一边的头发往耳朵后面缕了一下,一只手撑在床上,低着头看着他手里的鸡巴。另一个老头把手伸过来,轻轻的抚摸着我的面颊。

  「看看爷爷的鸡巴好看吗?乖孙女,看看爷爷的骚鸡巴……闻闻香不香,我知道你最喜欢这种味道了,嘿嘿嘿……」

  一个老头说着,另一个老头用手使劲按着我的脑袋,我的鼻子一下子碰到了老头的龟头上,忽然闻到一股腥臊的味道。

  「来!乖孙女,爷爷给你尝尝鸡巴,又好吃又有营养,尝尝。」

  躺着的老头用手扶着自己的鸡巴说着。

  好恶心啊,一股腥臊恶臭,我摀着胸口看着这根恶心的鸡巴发呆了一会,但是我又能怎样呢?我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也躲不掉,于是只好闭上眼睛,张开小口,往下慢慢的低头,感觉到我的嘴唇触碰到了鸡巴,感觉到鸡巴进入到了我的口中,有感觉到一股咸咸的味道,感觉我用嘴裹住这根恶心的鸡巴。然后有感觉到我的脑袋被另一个老头按着提着按着提着,「快吃,多好吃,自己吃。」
  我一只手捂着胸口,用嘴裹着鸡巴,忍着恶心自己开始一下一下的吸吮着,随着节奏的加快发出叭叭的声音,老头的粘液沾满了我的整个嘴。老头鸡巴上的粘液分泌的越来越多,但是鸡巴还是没有全部硬起来。我用嘴裹着老头的鸡巴吃了半天,这个老头用迷迷糊糊的声音对我说:「好孙女,真好,给那位爷爷也裹裹鸡巴。爷爷舒服透了。」

  我抬起头来,抿了一下嘴,想把嘴里的吐出来,但是强忍着皱着眉头咽了下去,好恶心。

  我被另一俄国老头拽着,越过躺着的老头,爬到另一个坐在床边的老头那里,低下头开始用嘴裹着他的骚鸡巴吸吮起来。我的屁股在床上撅着,正斜对着躺着的老头的脸。

  躺着的老头把枕头架高了一些,叫自己的脸可以凑近我的屁股,我一边给坐着的老头吃鸡巴,另一个老头就用嘴舔舐我的阴部,还用手抠着我的阴道,甚至用粗大的手指一下子插进了我的肛门。我叫了一下,他们都笑了,「好孙女,爷爷这就叫你舒服舒服。」

  老头用粗大的手指飞快的捅着我的肛门,手指还压在我的阴道壁那面,插的我不住的叫着,阴道流了好多水出来。这个老头捅累了,把粗大的手指从我的肛门里拔出来,「看,咱们孙女还憋着屎呢,哈哈哈哈。」

  另一个老头看了一下说:「有惊喜!嘿嘿嘿嘿。」

  说完,我红着的脸低头回望见躺着的老头把捅我屁眼的手指放在嘴里陶醉的吸吮着,好变态的老头啊。

  是啊,一直在憋着大便没有拉了,本想去厕所的,但是却没有时间。

  「来,乖孙女,起来,爷爷有个事求你。」

  坐着的老头把我低着的头扶起来,叫我跪坐在床上,「乖孙女,听爷爷和你说啊,你别害羞啊,爷爷想……看看……你大便,嘿嘿,能不能蹲着大便给爷爷看看啊。」

  「嘿嘿嘿,好吗?叫爷爷看看你大便,看看,嘿嘿嘿嘿。」

  躺着的老头也坐起来坐在床上,从后面搂着我的腰抱着我,色迷迷的和我说着。

  我听见他们的这个要求,心想太变态了,居然想看女孩子大便的样子,我脸红红的,有些不知所措,把手背捂在嘴上,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们。

  「看给咱们孙女羞的,爷爷就看看你大便,别紧张……」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在小桌子底下藏着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一次性塑料碗放在桌子上。「来,乖孙女,蹲桌子上,大便给爷爷瞧瞧,乖,嘿嘿嘿嘿……」
  我捂着嘴吃惊的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卡了很久,最后憋出一句话了:「太臭了,还是别看了吧……」

  「爷爷不嫌臭,爷爷没看过孙女大便,就想看看,嘿嘿,就蹲桌子上,别害羞,嘿嘿嘿嘿。」

  老头色迷迷的恶心的把手伸向了我的屁股,在我的屁股边摸了摸。

  「怎么?不听话爷爷可要生气了啊!」

  老头脸一沉,故作严肃的和我说着。然后小声的凑到我耳边:「爷爷生气可就叫看守了,呵呵……」

  老头说完,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听到这,捂着嘴,闭上了一下眼睛喘了一口大气,睁开眼,抿了一下嘴,吞了一口口水,又抿了一下嘴,睁着眼望着好像遥在远处的墙,老头色迷迷的看着我,一个人架着我的一只手,一个人摸着我的屁股略向上抬着,说了句:「来吧,乖孙女,叫爷爷看看,嘿嘿嘿嘿,叫爷爷开开眼,看看十八岁的女孩子大便是什么样的。」

  我眼神凝滞的愣了一会,又深吸了一口气,吐出来,用手撑着床,无奈又自怜的坐起来,轻轻扶着桌子,慢慢跪了上去,然后蹲在了桌子上,屁股下面就是老头刚放在桌子上的塑料碗。我用手托着下巴,又一下子把手臂交叉在蹲着的膝盖上,把头深深地埋在交叉的胳膊里面,然后肛门慢慢地用力。

  「看,咱们孙女还害羞了,把脸藏起来,不叫爷爷看,嘿嘿嘿嘿……」
  这个老头色迷迷的笑着,另一个老头也笑着,一边笑一边把手伸过来抬我埋在膝盖手臂间的脑袋。我的脸被他们抬起来了,然后又一下子把头埋下去,把脸藏起来。两个老头笑着,把脸凑到我的屁股底下,像科学家一样仔细的等待观察着。

  我感觉肛门慢慢的被大便撑开,然后一股大便从我的肛门里滑出来,好多好多,渐渐的一股臭味弥漫在我的屋子里,然后我的肛门一紧,大便断了,我抬起头不敢回头看,往眼前的小桌子底下的抽屉里找纸,准备擦屁股。

  「看看,好粗,好长,孙女漂亮大便也真漂亮,嘿嘿嘿嘿,真香……」
  一个老头使劲闻了一下色迷迷的说。

  另一个老头说:「来乖孙女,把纸给我,爷爷帮你擦擦屁股,嘿嘿……」
  老头拿着纸巾,慢慢的擦着我的肛门,擦完了,还放在自己鼻子跟前闻了闻。「给我也闻闻,快。」

  另一个老头说着,「哇……臭中带香,香中带骚,不愧是少女便便。」
  一个老头拍了拍我蹲着的阴部,「孙女,有尿吗?嘿嘿嘿嘿。」

  我深呼吸一下,什么都没有说,拿过老头递过来的两个塑料杯,就尿了两大杯尿,我心里在说,天哪,太变态了。

  老头把我从桌子上轻轻的拉下来,我坐回了床上。两个老头拿着塑料杯尿左右端详着,「真是琼浆玉液啊,真是琼浆玉液啊。」

  说着每个人喝了一大口,「哇,美味,有劲,味道浓烈,棒。」

  我用手使劲捂了一下脸,嘴里小声说了一句:「天哪。」

  然后两个老头每个人拿着一个塑料小勺子,往盛着我大便的塑料碗里,各盛了一小勺大便,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吧嗒吧嗒嘴,咽了下去,「好吃,好吃,不愧是十八岁少女的大便,美味,美味。」

  我摀着嘴,看着他们喝我的尿,吃我的大便的样子都要吐了。

  天哪,之前有客人强迫我们女孩子吃大便喝尿是为了侮辱我们,虐待我们,可他们为什么也在吃?吃得样子还那么香,真是太变态了,居然有人喜欢吃女孩子的尿和大便,太变态了,我一边想着,一边捂着嘴,突然干呕了一声。

  两个老头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吃着,「乖孙女,眼睛看着爷爷,看着爷爷吃啊,嘿嘿嘿嘿。」

  他们叫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我就这么强忍着看着这恶心的一幕,我觉得自己的时间都凝滞了。「看看,这有一片没有消化的菜叶,不错不错,嘿嘿嘿嘿……」

  一个老头和另一个老头说。

  两个老头就这么一口一口慢慢吃着我的大便喝着我的尿,这时一个老头和另一个老头说:「我和你说个事,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啊。」

  「啊,不说,什么事?」

  「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知道知道,不说出去,你赶快说吧。」

  「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知道啦!不说!你快说吧!」

  另一个老头听的不耐烦了。

  「其实……其实……我吃过我孙女大便……嘿嘿嘿……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啊?!!!你怎么吃的?你孙女给你拉了?」

  「没有。那怎么可能。」

  老头故作神秘地说,「我孙女大便的时候,我有时就把家里的水闸关了,她冲不下去,又着急去上学,嘿嘿,等她走了,我就把她大便捞出来盛盘子里当早餐吃,有时还裹上面油炸,熬汤,嘿嘿嘿……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知道,知道。」

  「每次吃的时候,我都把我孙女的照片拿出来放一边看着吃,有时或者从洗衣桶里捡出她要洗的内裤臭丝袜一边闻着一边吃,我孙女放学以后,我还故意向她哈气,她有次还说,爷爷嘴怎么那么臭,她不知道我吃了她的大便……有时我还把她的大便夹面包里,等她放学后一边看着她一边吃……嘿嘿,特别刺激……」
  「可真有你的,下次我早点去你家,也尝尝。嘿嘿嘿嘿」

  「好啊,来吧,一起吃。嘿嘿。」

  「好,好,嘿嘿,我也跟你说个事,我不是在百货商场打扫卫生吗,我经常把化妆品专柜那层的员工女厕所的水闸关了,每次下班后我进去清扫,每个蹲坑都是大便,化妆品专柜的女店员每个都是又年轻又漂亮,嘿嘿,具体就不多说了,淡淡的臭加上一丝香水味,晚上有时买份米饭,夹几条蹲坑里的化妆品女店员大便,真是太美味了,有时我还把蹲坑漏斗那藏几个透明塑料杯,每晚都接满满的尿,她们都不知道我吃过她们每个人的便便喝过她们的尿,嘿嘿……」

  「这么好的事不告诉我!下次晚上我去找你。」

  「好好好,你来我这吃化妆品柜台女店员的大便,我去吃你孙女的大便,嘿嘿嘿嘿……」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快崩溃了,居然有这么变态的人,他们吃完了,用我擦屁股的纸巾摸了摸嘴,「好饱,不错,不错。」

  我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们,脑子已经完全空白了,我吞了一口口水,压了一下徘徊在心口处的恶心感。

  「看给咱们孙女惊讶的,都呆住了,呵呵……我还在想要是有一天我当着我孙女的面吃她的大便她会是什么表情,可能就是这样,嘿嘿嘿……」

  「你吃完也叫你孙女吃,再看看她什么表情,嘿嘿嘿。」

  「真有你的,你真会想……和你说个事,我上次自己来这里玩的时候,正好赶上我腹泻,拉了一大尿桶稀屎,叫一个女孩喝,你没看当时那个场面了,嘿嘿,给她恶心的,一边喝一边大声作呕,恶心的那个女孩子差点没把自己喉咙抓破了,那个呕声,听得看得我都射了。

  当时这个女孩没喝几口我的大便把肚子里的东西全吐出来了,我一看这怎么办,钱都花了,看不见女孩吃屎,钱不都白花了吗,我就叫来看守,你知道吗?还是看守有办法,那个女孩不是吐吗?看守拿了一根电棍插在那个女孩逼里,只要她吐就开电棍电她逼,那个场面太惨烈了,回忆起来都很爽……哎,不过今天没有,要是有也叫咱孙女尝尝,呕呕,嘿嘿嘿嘿……」

  老头说着对着我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也没有,不过咱们给乖孙女尿桶尿,别叫孙女说爷爷吝啬,只顾吃她的,不给她吃。」

  两个老头说着起身拿起尿桶,每个人往尿桶里尿了一大泡尿,我离的好远都闻到了骚气味,一个老头把尿桶递给我,我睁着大眼睛呆呆的望着他们,慢慢颤抖的接过来这个尿桶,深黄色的尿液在尿桶里,尿里还飘着泡沫,气味又骚又臭。
  「喝吧,尝尝爷爷的,嘿嘿嘿嘿,喝,健健康康的,爷爷刚得了前列腺炎,尿正好又有味道又有营养,嘿嘿嘿嘿……」

  一滴眼泪从我的眼角流出,我不知道自己是被恶心的还是委屈的,我抽泣着,望着手里的这半桶又臭又骚的尿,突然抽泣起来。

  一个老头坐到我身边,一只手拖住尿桶的底部,把尿桶往我的嘴边靠,尿桶被他拖到我的嘴边,我没有任何办法,如果我不喝,我可能就会被针扎,被皮鞭抽,被电击,甚至赶出这里被赶到烙铁地狱,我想着这一切,抽泣着,面对这桶恶心的尿液绝望了,我只能忍着恶心去喝,这样我才能不被针扎,不被皮鞭抽,不被电击,不被赶到这里更可怕的牢狱做性奴。

  我想着,把尿桶抬起来,闭住气息,大口大口把尿桶里的尿的往嘴里灌,喝了好几大口,实在忍不了这种味道了,我把尿桶放下,一手撑着床,一手端着尿桶,喘着大气,口水在我的嘴唇耷拉着,稍微缓了一会,又接着端起尿桶,自己往自己喉咙里灌尿桶里的尿,这味道,只能叫自己麻痺起味觉然后灌自己了,否则,我恶心的可能会把肚肠子都要吐出来。

  我都喝完了,打了一个非常大声音的嗝,头发已经潮湿了,手撑着床大口大口喘着气,连个老头色迷迷的看着我嘿嘿嘿嘿的笑着。

  我一边端着尿桶喝他们的尿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在手淫,一边看我难受的恶心的喝尿的样子,一边自己撸着自己不硬不软的鸡巴,然后站起来,把鸡巴对着我的脸,把已经没有精子的骚臭的前列腺液都射到了我的脸上。

  「乖孙女,好喝吗?」

  「……好喝……」

  「嘿嘿嘿嘿,以后爷爷常来,再给尿你喝好吗?」

  「……好……好……」

  我已经被恶心的说不出话了,只能一边喘着气一边从喉咙里挤出字来。
  「看你脸上都是爷爷的精液,用手抹抹,试试爷爷睾丸酿制的洗面奶,嘿嘿嘿嘿……」

  我深呼了一口气,用手搓着脸,把脸上的精液都涂均匀了。

  「真乖,下次爷爷来你这拉稀,给你尝尝,等着爷爷……爷爷走了啊……嘿嘿嘿嘿」

  我用手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按着这里的规矩跪在地上送这两个变态的老头,这两个老头色迷迷的笑着离开了我的小屋,等他们走了,我扶着墙强忍着恶心颤抖的站了起来,捂着胸口大口低头干呕了好几声,自己坐在床边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我赶紧用墙边架上的脏毛巾擦了擦眼睛擦了擦脸,站回屋子门口,装出农村十八岁女孩子纯朴的微笑,迎接下一个来虐待我的客人。

  我心里想着好多事,但是越想得多我越想哭,然后我就忍着叫自己别多想,于是我对着走廊里的客人发楞,虽然我的嘴角还挂着微笑,可是思维已经凝滞了,这时我好像听到走廊里有个客人色迷迷的叫我骚逼,但是发楞的我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强笑着对着这个客人回应一下,转过头去已经不知道距离刚才那个客人喊我有多久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