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来自深渊】(05)【作者:2804414863】
【来自深渊】(05)【作者:2804414863】
字数:5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捕获宠物)

         —————————————————

  「长官!长官!快看看这张照片!」

  「嗯?这…这是……!!」

  「刚刚拍摄到的,以它们现在的速度,距离地球只有两年的时间。」

  「立刻封锁消息!我马上向总统禀报!还有,让研究陨石的那帮家伙加快速度,我要在一个月内见到成果!」

  「但是……」

  「怎么了?」

  「就在发现这照片之前,已经有至少三位主要研究员失踪了……」

  「………联系国防部……告诉他们问题的严重性,务必,给我带回来,尸体也要。」

         —————————————————

  「嗝……」

  一个身着暴露的美女摇摇晃晃的从酒吧里出来,脸上的酒晕很浓,神智已经不清了。

  美女迷迷糊糊的向自家门口走去,拐过一个路口,面前忽的出现一个人影。
  「嗯?」美女仔细看了看,是一个穿着附近高中校服的小女生。

  「哈?这么晚了……小妹妹……你怎么还没回家啊……难不成专程来找我的……」

  「当然是来找你的啊」面前的少女抬起头,姣好的脸上笑的很狰狞。

  少女的右手嘭的炸开,血肉模糊中伸出几只章鱼似的触手。

  「额」美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下子清醒过来,刚想发出叫声,一条触手就插进了嘴里。

  触手径直伸进胃里,恶心的感觉让美女想吐,但触手堵住了喉咙,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啊,带着烟酒味的……」少女把美女怼在墙上,耸了耸小翘鼻,「就跟腊肠一样。」

  少女右手的触手张开大嘴,里面利齿交错,触手含住美女的一条胳膊,美女摇着头,眼泪不住的留下来。

  触手轻轻咬合,嘴边喷出大波的鲜血,美女疼的全身颤抖,翻起白眼。
  少女舔了舔美女白净的脖子,张开了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让人牙酸的咀嚼声持续了一会,随着咕噜的吞咽声,一切平静了下来。不久一个穿着血色校服的少女脸色惨白的出来了。

  「我……又吃人了……」少女恐惧的看着自己的右手,眼睛瞪的像要鼓出来一样,身体因恐惧而颤抖。

  「回家……我要回家……」少女想起来什么,飞快的跑起来。

  一边跑着,少女衣服上的血迹慢慢的被身体吸收,身体就像海绵吸水一样吸收着血液,贪婪的欲望这么着少女,又给她莫大的满足。

  「呼……呼……」少女蜷缩在床上,脑海里全是刚才吞食美女的快感,食人的恐惧与法治社会的理智又无时无刻折磨着他。

  少女翻来覆去睡不着,右手慢慢伸进了两腿之间。

  右手无意识的变成触手,三瓣嘴包住了少女的小腹和屁股,嘴里伸出舌头似的触手舔着少女的小穴和菊花,留下一道道液体。

  嘴边伸出细小尖锐的牙齿,轻轻的插进少女白皙的皮肤里,射出一股股激素。
  少女的皮肤立刻变的潮红,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诱人。

  在少女两腿之间舔弄的舌头又伸出来一根,粗大的一根瞄准小穴,扭曲着插了进去。

  「哦……」少女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胯部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小穴挤压触手的感觉清晰的传到了她的大脑里。

  「嗯~ 」较细的那个触手蹭了蹭菊花周围,也插了进去,进去后就不断射出液体润滑,少女只感觉菊花那里直到肚子都凉凉的。

  触手不断的抽插,一波波的淫水从小穴里涌出来,少女大腿内侧和腿沟上全是细密的一层淫水,淫水从小穴流到菊花,又跟着挤进了肛门里。

  「唔……唔……好多……」少女紧闭眼睛,触手颤抖着射出大团液体,不仅小穴里,菊花里也充满了触手射出来的淫液。

  少女的小腹被撑了起来,就像怀胎的孕妇一样,脸上的潮红更浓了。

  触手迅速的收回去,没了阻碍,少女小穴和菊花里的液体迅速的喷出来,少女跟失禁了似的,下体流出的液体不仅打湿了半张床单,还流到地上,地板上少女的小腹已经平缓下去了,只有缓缓张合并留着液体的小穴和菊花证明着刚才发生的自渎。已是滑腻一片。

  自慰完的少女暂时忘却了烦恼,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

  「嘿嘿……」少女低着头,头发遮住了半张脸。

  「你……你是什么人……」胸前波涛汹涌的少妇跌坐在地上,恐惧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我……我是你的食客啊……」少女贪婪的看着美妇的身体,右手化成触手扑了上去。

  「咯吱…咯吱…」少女正嚼的正欢,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过来。

  「真是低级的垃圾啊,还靠着血肉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谁!」嘴边都是鲜血的少女猛的扭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那是一个瓷娃娃般的萝莉,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正站在房上嘲讽的看着少女。

  「果然,没找到主人的就只能吃这些烂东西了。」萝莉从房顶一跃而下,冷冷的看着少女身边的碎肉。

  「怎么,你难道还有家养的人吃…」少女的触手环绕在身体周围,虎视眈眈的冲着萝莉龇牙咧嘴。

  「你这种低级货,也只知道人类的血肉了!」

  萝莉身体背部裂开,一朵巨大的血肉花苞从身体里伸出来,花苞缓缓绽放,露出最里面包裹的一小团粘稠的白色液体。

  萝莉伸出玉指,轻轻沾了一点,「滋滋」的含到嘴里,然后挑衅的看了少女一眼。

  这时候,精液的气味也传到了少女的鼻子中,瞬间,一股强大无比的欲望就占满了少女的脑袋。

  她终于知道一直折磨自己的那种欲望是什么了,不是单纯的食欲,那是进化的欲望,是对生命升华的渴望。

  从少女基因里传来的欲望让少女瞬间失去了理智,少女底底的嚎叫一声,触手挥舞着就冲了上去。

  萝莉轻轻一跃就躲开了少女的攻击,少女的触手狠狠一击,水泥地就被打成了大块的碎片。

  「哼!」萝莉收回花苞,身体扭曲了几下,一只犬型的怪物就出现了。
  怪物站在屋顶上,冷冷的注视着少女,少女嚎叫着,右手的触手像子弹一样射向怪物,怪物挪了挪身子,恰好躲了过去。

  「不是说野生的攻击力都很强吗,你怎么这么废物!」怪物又开始了新一轮嘲讽。

  「你一口一个野生的,难不成,你就那么愿意当别人的狗?」

  「嘿,当主人的狗也比你这样无目的的吞食好,天知道你什么时候能进化或者……」怪物戏谑的看着少女「成为别人的食物…」

  少女恼怒的冲向怪物,原来对未知的恐惧在进化的诱惑下都化成了欲望。
  怪物张开嘴,狠狠咬住了一条主要的触手,怪物背部迅速裂开并伸出来一条条尖端张着大嘴的触手。

  两者都是属于同一物种,就连触手的形式功能都相差无几,但怪物的触手明显颜色更鲜艳,运动更灵活。

  怪物的触手迅速的撕咬了上来,一口口的扯碎了少女的几只触手,少女连忙后退,但触手数量已经少了大半。

  怪物吐出触手里的血肉,嘲讽的说「就连你的肉都带着臭味!」

  少女没有理怪物,只是咬着牙收回几条模糊的触手,谨慎的盯着怪物,不敢再鲁莽的冲上去。

  怪物冷哼一声,四肢发力,猛的的冲到少女身边,少女勉强举起残余的触手抵挡,但连人带触手都被怪物冲到一边。

  「咳咳…」少女咳嗽着,怪物趁机用爪子扒开少女的触手,露出藏在最里面的触穴。

  怪物伸出自己的触手,用最细的那一根狠狠插进去,少女大叫一声,身体却迅速瘫软了下来。

  见到少女无力的瘫在地上,怪物慢慢的变成刚才的萝莉,只是触手还插在少女的触穴里。

  萝莉冷笑一声,看着爽的不能自己的少女,「真是野种啊,就连触穴不能碰都不知道。」

  萝莉扭了扭插在少女触穴里的触手,少女呻吟着弓起身子,小穴开始不住的流着淫水,白色的内裤打湿了大片。

  「啊…哈……哈……嗯……」少女呻吟着,身体一次次蹭着地面,想要缓解触穴里传来的快感。

  「第一次啊,捕获成功!」萝莉兴奋的挥了挥拳头,背后又出现巨大的血肉花苞。

  花苞张开,在少女惊惧又无助的眼神中把少女包了进去,巨大的花苞又迅速缩回萝莉身体里,丝毫看不出来小小的身体里竟有那么多东西。

  萝莉找到自己的连衣裙,遮住自己白玉似的身躯,哼着歌走了。

         —————————————————

  「你是说,你们这触手类的都有个触穴?」苏安饶有兴趣的看着兴奋的萝莉。
  「是的,主人。」萝莉害怕的看了跪在苏安双腿间的陈嫒嫒一眼,「能抓获这个野种就是因为我插进了她的触穴。」

  萝莉从自己的花苞中放出少女,少女身上的衣物已经被腐蚀干净了,露出来白皙的皮肤和粉嫩的小穴。

  少女已经神智不清了,由于太多次的高潮,小腹的肌肉能明显的看出颤抖。
  萝莉几口吃掉少女其余的触手,就剩下少女变异的暗红的右胳膊。

  萝莉抬起少女的右胳膊,指着端点上一个跟小穴十分相似的肉穴道「这就是那野种的触穴了。」

  「哦」苏安轻轻抚摸了一下少女的触穴,昏迷的少女呻吟了几声,下体又喷出了一波淫液。

  「这触穴是干什么用的?」苏安问萝莉。

  「这是我们用来进化用的,」萝莉忍不住看了看在陈嫒嫒嘴里进出的肉棒,咽了咽口水。

  「触穴对我们来说是极短敏感的地方,一但被别人插进触穴里,我们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所以我们一般都把触穴放在身体的中间,比如说我就是把触穴放进了我的花苞里,」萝莉想到了什么,脸上起了红晕。

  「上回主人您从小穴里射进来的精液被我收进了我花苞中的触穴里,然后我才能进化,能说话就是进化带来的影响之一。」

  「为什么要我的精液呢?」苏安继续问到。

  「因为您拥有基因啊。」萝莉恭敬的低下头。

  「我们并不能像您原来一样直接以宇宙本源的形态存在,我们还都是物理状态,既然是血肉之躯,我们就受着基因的限制。」

  「只有您……」萝莉狂热的看着苏安,「您拥有我们进化所需的DNA,我们能成为什么样子都由您决定。」

  「我们的进化和退化也都由看您的意志。」

  「所以,您是我们的神,主人…」萝莉跪在地上,低着头,表示着对苏安的臣服。

  「你只是个残片…」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来,陈嫒嫒吞下嘴里的精液,站起来抱住儿子,两条修长的腿夹住苏安的腰,握住肉棒插进了自己的小穴里。
  「嘶…安安,你只拥有我们触手的不完整基因,而宇宙中还散落着其他的碎片,要是其他的碎片被有心人收集起来,嗯……」

  「有的碎片蕴含着非物理状态的传承,现在你对上就是死路一条。」

  「还有其他奇奇怪怪的传承……」

  似乎是感觉到苏安的不安,陈嫒嫒又安慰到,「没事呢,安安,妈妈一直在你身边。」

  「你又能有什么用!」苏安气恼的拍了下美妇的丰臀,伴着阵阵臀浪,美妇发出几声娇笑。

  「我可是安安的精液机啊。」美妇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安安的精液可是天天存到妈妈的子宫里,你说,妈妈得进化多少回了。」

  「呃…」苏安想了想,他也忘了到底射进了多少次,自从享用过这团美肉后他几乎天天都要射上几回,自己母亲存的精液应当不少。

  嘛,想那么多干啥,安心过当下吧,苏安亲了亲母亲的脸蛋,专心插了起来。
         —————————————————

  「万能的吾主啊,请赐予我抵御伤害的力量。」

  「万能的吾主啊,请祝福我不受魔鬼的诱惑」

  「万能的吾主啊……」

  阴暗,火焰,黑袍,低语,祈祷……

  这是一个偏僻的工厂,里面空无一物,一群黑袍人围绕着一个火堆浑浑噩噩的低语着……

  「啊……」一声凄凉的惨叫划破了这诡异的环境。

  黑衣人们猛的停住,每个人都肌肉绷紧,准备迎接什么。

  「呃……」「不……」一个接一个的,几十个黑衣人被什么生物生生拖进地里,只留下粘着血肉的坑洞。

  所有人的眼眸里都含着恐惧,但更多的是兴奋。

  「嗝……」随着一声巨大的饱嗝声从地下传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眼里的恐惧消失不见,随之的是疯狂与激动。

  嘭的一声,一块人类的大腿掉了下来,伴随瞬间的寂静,然后所有人都疯了似的冲向那块大腿。

  有人冲上去,狠狠咬了一口,咬下一大块肉,然后立刻扔掉大腿并迅速向人少的地方逃走。

  许多人疯了似的强着大腿,有个人吞下一口肉,惊喜的大叫了起来,「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那人原来的右袖管空空荡荡,现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那人先楞楞的看着重新长出来的右手,然后更加疯狂的去争抢那条大腿。

  不一会大腿就没了,就连骨头都被几个人打碎,生生吞了下去,可那骨头没有作用,那几人的嗓子被自己划破,倒在地上没起来。

  有人想起来骨头里还有骨髓,用石头划开那几人的嗓子,有人还没死,脖子正流着血,眼睁睁的看着石头划破自己喉咙。

  那人从嗓子里摸出骨头碎片,就着死人血就开始吮吸,刚吮吸了几下,就惊喜的发展自己的身体好了。

  人群又一次沸腾,抓住那些吞下小骨头碎片喉咙没事的人,找来尖锐的石头,也不管人死没死,顺着喉咙就向下划。

  现场满目血腥,凄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远方一颗大树上,一个人影站在树干上,在夜里隔着如此远他还能看的清清楚楚。

  人影满脸笑容,开心的看着着人间地狱。

  传来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一个长着双翅的畸形肉团落到了人影的旁边。
  「怎么,玩弄这些生肉很有趣嘛,还不如给我来,当我那些小可爱的温床和食物多好。」

  人影的笑容更灿烂了,「你看看,人这种生物,心性真是坏到底了,就为了个大腿争抢不已。」

  「还是你吃剩下的东西,是吧…」

  「哪有,只是加了点东西后被我吐出来罢了。」

  「你这么玩有意思吗?」

  「这是研究,怎么能叫玩呢,再说,我这研究的越多,我的结论就越准确啊…」

  「嗯?什么结论?」

  「人呐,还是死了的好…」

  「这话在理,死人也不是不能吃,为啥要活着呢。再说说你,为啥总用着人的形态?」

  「因为啊……」人影伸了个懒腰,「不是有人说,要打败一个东西,就得深入那东西的内部嘛」

  「人的理论你还信……」

  「信又怎么了,反正……」人影看了看头顶寂静的天空。

  「反正战争就要来临了啊…」

  「与人的战争你还怕??」

  「谁说是人了……」人影跳了下去,扭头向城市走去。

  「那是谁啊……」

  「你好好想想…」

  「是阿斯比的那群磁场意识??不对啊,不早没了吗…」

  「再想想」

  「那就是『曙』了」

  「不是那群天天吃黑洞的虚族啊,再想想」

  「难道是那些吃货??」

  「呦,还学新词了,不过的确挺形象的,那群肚子里能装星系的的确是吃货啊。」

  「到底是谁啊??」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